搜索文章
三江新闻
 
您的位置: 首页 > 三江党史 > 见仁见智
关于三江县革命烈士生平、事迹调查与研究工作的报告
作者: 吴启强   来源: 县委党史办 时间: 2015年10月21日 15:05 

      三江的红色印迹最早可追溯到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1930年,从当年邓小平、张云逸、李明瑞等率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两度经过三江,到现在进行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期,在三江县牺牲的革命烈士共有222位。在这些革命故恐校有的是三江本地的人,他们或者对自己家乡的山水和亲人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热爱和牵恋,直至为这份热爱与牵恋献出了自己宝贵的青春,或者为人民的解放事业或祖国的尊严和国家的安全远赴他乡,献身国防;有的不是三江的人,他们或者仅仅是路过三江、或者才第一次到达三江或者到三江工作并不多久,但他们却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和三江人民的幸福生活把鲜血和生命献给了这片他们并没有多少了解的土地。他们大都是有名有姓的英雄,几十年来,他们的光辉形象已深深地烙在三江各族人民的心中,他们的生平和事迹常常为人们提起并一代代相传。但也有许多士在牺牲后连姓名都没有留下来,具体的牺牲时间、地点及经过都无法认证。但无论如何,英烈们前仆后继、英勇献身的可歌可泣的事迹,都是我们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在当今意识形态不断多元化的新形势下,我们应充分挖掘、研究三江的革命史,充分挖掘、研究革命先烈们的英勇事迹及关革命遗址遗迹的重要意义,并使之成为全县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成为全县在新形势下弘扬主流意识形态构建核心价值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激励全县各族人民建设美好家园全面奔向小康社会的强大精神动力。特别是在三江县致力发展旅游产业,旅游经济已渐成为三江县新的经济增长极的今天,在大力发展民族旅游的同时,不应忽视红色旅游的开发和利用,应在整个旅游产业的布局和构成中,充分考虑县境丰富的红色旅游资源,把以革命先烈事迹和革命遗址遗迹等相关内容为中心的红色旅游资源的开发和利用纳入整个旅游产业规划,从而使江的旅游产业体系更加完满,内容更加丰富,人文精神更加突显。

      然而,时至今日,三江县对这些革命烈士的生平、事迹和革命遗址遗迹还没有进行过系统的调查与研究,还没有一本完整的书介绍这些英雄们的生平英勇事迹。因此,加紧对全县革命烈士生平和事迹的调查与研究工作,便成为我们三江党史工作的当务之急,其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不容忽视。鉴于此,县委党史办把这一课题提上了议事日程,并于2005年初步形成了调研设想,向县委作了专题汇报,但由于种种原因当时未能付之实施。2010年在县科技局的支持下,县委党史办以申报科技项目的形式,以《三江县革命烈士生平、事迹调查与研究》为题再一次将课题上报,县科技局将课题列入2009年度科技项目并拨专项科技经费予以支持。同时,县委、县人民政府对本课题也极为重视,县政府从2007年结转的科技研发经费中安排了配套工作经费。于是三江县革命烈士生平与事迹的调查研究工作便于2010年5月开始有步骤地开展起来了。2012年,县政府又安排专项财政预算支持课题成果《三江英烈》一书的出版发行,从而使整个工作的顺利开展有了进一步的保障。

      开展课题调研的总体目标,是通过对革命烈士生平及事迹的调查研究,撰写调研报告,形成课题成果《三江英烈》并出版发行,使之成为对全县广大干部群众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营造浓厚的爱国主义氛围的教材,并以此促进红色旅游业的发展,最终达到促进经济发b、群众增收。这个课题选题范围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或影响下投身红色革命运动而英勇牺牲和在新中国成立后在保卫新政权、保家卫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过程中为保卫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等而英勇牺牲并获得革命烈士称号的英雄人物。

      在开展烈士生平事迹的调查研究中,面临种种困难。首先是烈士的底数不清。由于革命烈士的申报和审批主体的不同,如有的由部队申报和审批、有的由地方申报和审批,而地方一般又按籍贯进行申报和审批等等,以及其他种种原因,导致了革命烈士的档案收集和管理工作不很齐全和规范,这就给弄清革命烈士的底数带来很大的困难。就三江县来说,个别革命烈士因资料收集不到位而没有被列进烈士名录,如邓无畏、滚福温,个别因材料申报或者核对有误造成不是烈士的被当着烈士收录,如王家富等,特别是在县境内牺牲的外省、外县籍革命烈所留存的资料不多,加上联系工作上的原因,一些外省、外县籍在三江牺牲的革命烈士,在当地得到了认定,而我们没有收集到相关资料,在我们的烈士名录中没有得到反映。其次是烈士牺牲的时间跨度大,资料收集难度大。从红七军1930年两次过境三江时起,至今已有80多年,历史的见人大多已离世,所采访到的大都是一些当地老人又听上一辈的老人们口头流传下来的口碑资料或者十分有限的文字(文物)史料。第三是烈士的籍贯地域分布广,来自祖国的大江南北。除各个时期在县境内和境外牺牲的三江籍烈士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属各个时期在三江牺牲的外省、外县籍士,其中过境三江牺牲的红七军革命烈士全部是东兰和巴马县人,在解放三江和剿匪战斗中牺牲的革命烈士有相当一部分也为外省、外县人。这些外省、外县籍烈士的地域分布,区内的除东兰、巴马外,还包括兴安、全州、永福、龙胜、融安、柳城等县,区外的有山东、湖南、湖北、广东吉林、辽宁、云南、四川、福建及黑龙江等省。第四是烈士们的历史背景复杂。特别是本县“民变武装”“三部”(莫虚光部,荣成礼部,欧文光部)牺牲的烈士们,他们多是来自当地的农民,各自出生的背景不同,参加“民变武装”的政治觉悟程度也不一样。第五是烈士墓葬非常分散,至有很多的烈士牺牲后其尸骨根本不知埋在何处。三江县目前还没有一个统一的革命烈士陵园,除了富禄、洋溪、产口、斗江及在六孟牺牲后埋葬于融安县大巷乡的烈士等几个建有纪念碑的烈士墓为烈士合葬墓外,其余烈士牺牲后大多分散埋葬于烈士牺牲地,或者烈士的亲人将其尸骨迁回乡。而许多的烈士墓埋葬非常简单,碑文记载简略,有的连个像样的墓碑都没有。所有这些都给我们的调研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本着忠于史实、事有依据、不添枝加叶、务求经得起历史验证的原则,我们首先同政等有关部门联系,将本办和民政部门所掌握的烈士名单一一核清其姓名、性别、出生年月、出生地、参加革命经过及生平事迹、牺牲时间、地点等,并将这些名单与三江县革命烈士纪念碑上的烈士名单一一对照,形成初步的调查名单,然后根据初步名单中烈士的出生地进行分类,将烈士查、资料收集和采写任务落实到每个人,并按照先易后难的程序开展工作。我们先从本县范围内调查采访开始。从2010年5月起,我们先下到县内有烈士的乡村,寻找烈士相关亲属、战友和知情人进行调查采访。在调查县内烈士的同时,通过信函、电话、网络等方式与区内外的有关部门,特别是党史部门联系,做好外围调查的前期工作。从2011年4月份开始,我们先后到融安,龙胜、融水、柳城、兴安、永福、东兰、巴马及桂林、河池、南宁等地,在当地党史部门及广大群众的配合下广泛地开展了调查走访工作。在调查过程中,我们力求做到收集每一位烈士资料都要与烈士最亲近的亲属或最知情的人见面,由他们介绍自己所了解的烈士的相关情况,特别是注重接触那些与烈士同龄同村(街)并相识的老人,引导这些老人回忆烈士在参加革命前后的表现情况。同时,我们还注意深入到烈士墓地,查看烈士的墓碑铭文,与收集到的口碑等资料进行对照,并拍摄下钍磕沟恼掌。这期间,我们的足迹踏遍了全县15个乡镇的大部分村寨,走访了周边县市的相关乡镇、村屯,接触到了许许多多的烈士亲属和依然健在的烈士当年的战友及知情人,收集到了大量的与烈士有关的历史资料,拍摄到了许多弥足珍贵的实物和烈士墓照片。特别是我们两次远赴河池疃兰县、巴马县革命老区,深入当地的大石山区,调查到了80多年前随红七军北上中央苏区时在三江境内牺牲的13位红军烈士的生平和事迹,见到了烈士的亲人,收集到了相当宝贵的资料和图片,弥补了我县关于红七军革命烈士资料的不足。

      在调查采访中,由于许多烈士牺牲的时间距今太久,时间跨度大,许多受访者在回忆时已有所模糊,对一些事实或情节存在有前后矛盾甚至张冠李戴的现象,这些都无疑增加了我们工作的难度。为此,我们十分注意从多种渠道多个角度多重层面进行调查了解,力求收集到尽量多的原始资料。这期间,我们除调查采访采集到大量的口碑资料、实物照片外,还收集并翻阅了大量的档案、文献及史志资料,如《红七军过三江》《三江剿匪纪实》《地下党在三江的活动》《三江侗族自治县组织史资料》(1943~1987)《三江文史》资料、《三江侗族自治县蟆贰抖毕缬⒘摇贰渡嵘忘我扫阴霾》《红叶映柳州》《柳州市革命老区今昔》(二)《丰碑――柳州英烈传略》《东兰革命根据地》《中国共产党东兰历史》《东兰县志》《巴王革命根据地》《都安人民革命史》《龙胜县志》《融安县志》《融水苗族自治县志》以及本县档案馆馆藏资料、笳局保存的烈士资料等,所有这些资料都为我们的调查研究工作提供了很有价值的依据。

      在收集到第一手资料后,我们又及时组织对从不同渠道不同角度不同层面获得的关于同一事件、同一人物有不同反映的资料进笕险娴亩员取⒑耸怠⒎治觥⒀芯浚力求得出最为接近历史真实的科学的结论。在掌握到大量资料的基础上,我们对三江县革命烈士的名单进行了较为细致的梳理与核实,基本查清了全县革命烈士的底数,从1930年起至今,全县共有了222位革命烈士。在这222位烈士中,属于本县籍的有96位笫粲谙赝馇内的有41位,属于外省籍的有45位,无法认定籍贯的有40位。其中,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1930年的5月和12月,由邓小平、张云逸、李明瑞等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两度经过三江,过境时在与反动势力的战斗中牺牲了23位战士;1931年春,我县革命先驱跟随韦拔群在笥医一带进行革命活动的丹洲人邓无畏在武宣县遭国民党军队逮捕杀害。在解放战争时期和解放初期的剿匪战斗中,有解放军战士和地方干部共164位同志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和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而英勇牺牲。朝鲜战争爆发后,侗乡儿女积极响应祖国号召,参加抗美援朝,又先后有10位侗乡热血青年在朝鲜战场前线牺牲。在20世纪70年代末发生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及80年代的中越边境军事冲突中,又有8名三江籍青年为了捍卫祖国的尊严和领土完整血洒疆场。在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过程中,也涌现出了许许多多的英雄人物,至今本县籍有9位解放军战士和3位基层骨干在执行任务、与违法犯罪分子作斗争或保护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中英勇牺牲,有4位外地武警战士在三江服役期间牺牲。

      在深入调查、认真核实的基础上,我们还对先前掌握的烈士名录作了一定的修正和补充。在三江县革命烈士纪念碑上,记录有203位烈士的姓名和相关信息,经仔细核对,有覃光珍、粟老培、周贤宁、覃义荣、杨神福、吴玉等6位烈士姓名重复;莫善斌、胡明友、陈午喜并没有因战牺牲,是后来才过世的,也没有获得烈士称号;张玉先(光)与事实不符。张玉先经查虽有此人,但当时他才有十叶岁,没有参加“民变武装”,且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才因病去世。只有张玉光情节相符,而张玉光现尚健在,据张玉光、张玉刚、张德义等原莫部老战士介绍,当时跟他们一起参加“民变武装”并在解放后的剿匪战斗中牺牲的是张德斌;王家富应为王荣信,王家富是王荣信的老弟,直到沂兰80年代到融安县打工才因伤去世;杨神福就是杨新福;吴玉就是吴銮义;吴宜应为吴宣;杨枝发原属三江县田寨区,现已划归融水苗族自治县,不应再统计在三江县范围;吴林光应为吴仁光;吴付友、吴富友、吴阵辉、杨明德经多方调查了解,查无相关具体信息,但为慎重起见,我们以诿录中保留名单;还有“六孟事件”中的27位烈士有的烈士姓名与融安县大巷革命烈士纪念碑上的姓名有出入,这次调查我们也以大巷烈士纪念碑上的姓名为准进行了修正。另外,纪念碑上遗漏的烈士名单有:邓无畏、萧献清、袁XX、王XX、滚福温、龙建刚、韦启培、蒙豪、凤克域、梁蚁取⒒乒馇啊⑽ね祭、梁新庆、李登亮、黄付成、蒋先祖、韦耀高等。在这些遗漏的烈士中,萧献清、滚福温、龙建刚属于本县人,原来已有材料,但上碑时没有刻上,其中萧献清在民政部门相关资料上其名字写成萧自清,经查,与此事有关的并无萧自清其人,只有萧献清一人,而其后在沂羧隙ㄉ希萧献清的家属也得到了民政部门的确认,估系当时根据口音记录时造成失误所致;邓无畏属于本县人,在柳州市及东兰、武宣、都安等县都列为革命烈士,本县没有列上;袁XX、王XX原已有名单,上碑时没有刻上;韦启培、蒙豪、凤克域、梁庆先、黄光前、韦图利、梁新庆、李伊痢⒒聘冻伞⒔先祖、韦耀高等根据相关各县县志列出。同时,在原有的资料中,没有解放大军解放三江时牺牲的烈士名单及相关信息,对于在这一过程中是否有解放军战士等牺牲的情况没有明确的反映。这次调查,我们收集到了解放大军入境后开展解放三江的战斗时解放军战士牺牲情况易柿希纠正了赖诚忠烈士是在解放三江时牺牲,而不是在剿匪时牺牲。在解放三江战斗中,目前调查到共有5位解放军战士牺牲,除赖诚忠外,还有4位烈士已无法知晓其姓名,其中有3位牺牲于八江、三团一带,尸骨埋葬在古宜镇平传村的上吾屯,另一位牺牲于今古宜街蚂蝗冲“东方红”(地名)一带,尸骨已不知埋在何处。这些调查结果填补了解放三江战斗中解放军“无一人牺牲”这个史料保存上的不足。   

      在充分调查了解,充分掌握第一手资料的基础上,我们组织对收集到的每一位烈士的资料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比对和研究,并着手整理、编写烈士的生平、事迹及牺牲的经过等,最终形成了课题成果《三江英烈》一书的初稿。书中各烈士的生平和事迹内容分别由吴启强、韦启略、王志强、梁国文撰写,其中吴启强负责撰写的有韦名安、黄日培、黄凡、韦日仪、韦扛!⒒朴猩、莫必珠、韦日川、邓无畏、何卜少、王木生、莫虚日、莫坤玉、廖老凑、罗德恩、梁伯达、杨炳二、杨炳良、戴自振、胡继尧、覃光珍、陈佩高、潘茂兴、吴宣、张存祯、刘治清、崔桐山、萧献清、覃义荣、夏祥生、吴老平、滚福温等32位烈士,韦启略负责撰写的有高潮、黄垦浴⑽と罩堋⒗枞战怠⒙饺詹拧⒒迫战、赖诚忠、荣成礼、潘应科、吴甫成、龙祖治、吴田开、杨辰发、杨明华、吴六满、石天富、吴松亥、陈明亥、陈一少、龙林美、杨田新、韦启明、傅任贵、兰老贺、张桂标、吴良球、马文斌、傅志林、周贤宁、郑淑琴、兰英吾、吴学高、覃明光、曹空洹⒌烁侗龅35位烈士,王志强负责撰写的有李通广、粟老培、王荣信、张德斌、杨明美、吴銮义、吴仁伍、王行新、吴斌德、杨秀央、杨述祥、张雄、罗尚福、杨新福、吴仁光、肖世德、吴庭光、吴通雄、吴树豪、吴仲时、杨岭、杨粘、吴云明、吴秀芝、陈老成、王明校、龙建刚等27位渴浚梁国文负责撰写的有杨明、吴成贵、黄明治、荣立忠、杨信六、曹进彬、卢有先、曹业修、曾秉益、杨光雄、梁国海、梁日照、潘仁德、陈基裕、梁善高、梁天义、曹骏雄、侯锦言、章扬科等19位烈士,梁仁昭烈士的资料从县党史办老主任颜谷撰写的材料收录。书稿形成后,全书最后课馄羟扛涸鹱茏氩⒈嗉整理。

      在编写书稿的过程中,我们始终遵循着“尊重历史,求实存真”的原则和“广征、细核、精编”的编纂工作方针,根据对各烈士调查所获资料的丰歉程度分别采用传记、简介、表格或附康刃问浇行记述;对于前人已作调查,而现在查不到证实或证伪资料的,为慎重起见,我们采取尊重前人的态度,仍按前人调查结果进行记述,如红七军烈士中关于部分烈士牺牲于古宜的记述等。

      为确保课题成果的苛浚我们先后组织对书稿进行了多次修改,几易其稿。首先是内部落实专人对各人形成的书稿进行了统稿,并通过交叉看、小组探讨、集体讨论等多种形式对书稿进行了详细的修改,形成了征求意见稿,然后把征求意见稿发给相关部门、老领导、老同志等广泛征求意见。同时将书稿送市委渴费芯渴伊斓忌笤模市委党史研究室熊忠香、覃琪涛、黄惠兰等领导对书稿提出了很有指导性的意见。在此基础上,又组织召开了对书稿的征求意见座谈会,与会的老领导、老同志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又对书稿提出了很多很有针对性的意见,座谈会还就三江“民变武装”荣部司令荣成礼烈士课牲时间,丹阳区区长戴自振及其警卫员兰老贺烈士的牺牲时间,“民变武装”第二次攻打县城古宜时“三部”事先是否有约定,“民变武装”荣、欧两部攻打融安县板榄乡的时间及欧部是否攻打过龙胜县六漫村等有关重要历史问题形成了共识,作出了会议纪要。座谈会后,我们又对书稿啃辛私一步的修改。自治区原政协副主席、原莫部司令莫虚光同志审阅了书稿,并为本书写了序言,题了词,中共柳州市委常委、三江县委书记李楚同志和自治县县长吴永春同志对这项工作也非常重视和支持,于百忙中亲自为本书题词。同时,作为一个科技项目,整个课题在实施的过程中康玫娇萍季至斓技跋喙刈家的指导,并经科技局组织专家组对课题实施情况及课题成果进行验收。本书最后由中共柳州市委党史研究室审定同意公开出版发行。可以说,这个课题的完成和课题成果《三江英烈》的出版是集体劳动的结果,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由于时间跨度过大,烈士籍贯分布太广,历史资料残缺,加上各方面种种原因,致使许多烈士无法调查或者在调查中无法收集到足够全面的资料。经过两年多时间的努力,在所掌握的222位烈士名单或相关信息中,能够调查到一定资料的只有114位,即使是这114位烈士,有许多也只能调查到一些简单的情节,还有108位烈士有的只能查到一个基本的名录,有的连姓名都没能查出,只了解到一丁点信息而已,甚至还可能有一些烈士,我们连一丁点信息都未能查到而遗漏于222位烈士之外的。许多为后人的幸福生活而英勇献身的无名英雄,许多英雄的气壮山河的绚丽篇章已为历史长河所湮灭。作为党史工作者,我们无时不在伤感历史的无情,同时也总觉得这是后人对历史的欠账,因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在调查采访过程中,在听取烈士亲人、当年战及知情人对烈士生平和事迹进行叙述的时候,我们无不深深为烈士生前的事迹所感动,在编写书稿的过程中,我们也经常为烈士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而彻夜难眠。他们是实实在在的英雄,他们为革命事业和为后人的幸福生活而顽强战斗、英勇献身的精神无不令我们产生敬仰之情。正是基对烈士们的敬佩心情,进一步激发了我们的历史责任感。我们在调查研究过程中,总时刻提醒自己,要深入、深入、再深入,细致、细致、再细致;在编写书稿过程中,总是提醒自己,要认真、认真、再认真,核实、核实、再核实。力求以最大的努力挖掘、挽救宝贵的历史资料,以负责的度弥补历史的欠账。

      现在,《三江英烈》这一课题成果出来了,算是我们作为党史工作者对历史的一个交待,也算是对烈士们的在天之灵有个告慰。如果本书今后能够在精神文明建设方面,在红色旅游开发促进群众产增收方面起到一些作用,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同时,由于时间仓促和我们的经验和水平有限,我们的调查研究工作肯定会有许多不到位的地方,书中也肯定会有许多不足之处,恳请各位专家及广大读者批评指正,特别是对于未能调查到的革命烈士的生平和事迹,或者已调查到但尚有重内容和情节遗漏的烈士的生平和事迹,希望能有知情者为我们提供,以便今后进一步完善与充实。

      作为一个调研课题可以说是告了一个段落,但是作为一个社会课题,本课题永远没有结束的时候,革命烈士的精神需后人永远继承并不断发扬光大。而作为党史工作者,其责任应更为重大。今后,我们应在此基础上,加强与宣传、教育等相关部门的联系,做好革命烈士英勇事迹和革命遗址遗迹等相关党史宣传工作,努力推进党史宣传进机关、进企业、进农村、进社区、进学校、进网络,使党史宣传成为新形势下弘扬主流意识形态构建核心价值体系的一支重要力量;加强与民政、文物管理等相关部门的联系,做好《烈士褒扬条例》和《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物管理保护办法》等相关政策法规的宣传和贯彻落实工作,进一步重视和加大对烈属的关爱力度,加强对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物、革命烈士的维护力度,开展对革命遗址遗迹文物保护等级的认定和申报以及党史宣传教育基地的认定和建设工作,在全县营造学习和了解党的历史、敬仰革命先烈、尊重和关爱革命烈士家属、学习和弘扬革命先烈精神的良好氛围;加强与旅游部门的联系,做好红色旅游的开发规划,切实按照“保护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方针,在加强保护和管理的基础上,把红色旅游资源的开发利用工作纳入全县的旅游开发规划,充分开发利用县境内丰富的红色旅游资源,做到在保护中开发利用,在开发利用中促进保护工作。可通过民族旅游和红色旅游开发相结合的形式,共同带三江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让革命先烈的精神继续造福于后人。

      另外,在三江的历史上,还有许许多多的英雄人物,解放前如刘锡镐、欧文光、居积沛以及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战士,解放后如杨贞繁、沈雪雁等,因题选题所限,没有纳入我们这次调查研究的范围,但他们也是我们的英雄,我们都应缅怀他们,记住他们。

      烈士们的精神不朽,他们将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并永远激励着我们奋勇前行!


打印本页 】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共三江县委宣传部  投稿邮箱:cyq999666@163.com 
桂ICP备08001895号-1     桂公网安备 45022602000002号
技术支持: 广西新闻网  媒体支持: 中新社柳州新闻网
站长统计